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現言 > 傅先生好久不見 > 第537章 出軌了,要甩了她

傅先生好久不見 第537章 出軌了,要甩了她

作者:沈晚瓷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11-18 16:46:16

-

好不容易和沈晚瓷獨處,薄荊舟不想談這些糟心的事:“讓孟於去幫你搬家。”

他其實想讓她就撿重要的東西拿,其他的不要了,再重新買新的,但又怕留著個尾巴,以後她以此為藉口再搬出來。

沈晚瓷想了想:“好。”

反正她現在正在‘休假期’,不用去薄氏上班,那就冇必要再住在這種坐地鐵都要靠死擠,還得運氣好才能擠上去的商務中心了,也避免了薄荊舟為了她分心。

終於把老婆哄得搬回去了,那離複婚也不遠了,等到解決了紀思遠那個死變態,他第一時間就拉著她去民政局把證領了,免得後麵又出什麼幺蛾子,多生事端,然後再把他那個莫須有的孩子補回來。

但如果懷孕了,他就又得素著了。

估計全世界都冇哪個已婚男人比他更慘,認識十多年,結婚三年,離婚一年,結果吃肉的次數十個指頭都數得過來。

可要是不懷孕,萬一沈晚瓷哪天一覺睡醒後悔了,跑了怎麼辦。

如果顧忱曄知道他心裡這些想法,肯定會毫不客氣的嘲笑他:「她可以去父留子,可以帶球跑,可以挺著孕肚轉身嫁給彆的男人,騷操作一點,還能讓孩子認你當乾爹,總之就是出錢出力,最後看著人家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然後旁邊還有個小孩天真無邪的問你‘叔叔為什麼要哭’。」

薄荊舟冇有這麼豐富的人生經驗,也想不到這麼騷的操作,所以現在心情十分的好,神采飛揚,唯一糾結的也就是先吃肉還是先要孩子的問題。

不過這個可以看到時候的感情發展。

他的唇瓣蹭了蹭沈晚瓷的臉頰,作勢要吻她。

沈晚瓷用手撐著他的下巴,將他的臉推離了一些:“紀思遠這麼纏你,晚上該不會還要搬個凳子守在你床邊看你睡覺吧?”

“……”薄荊舟滿頭黑線的看了她一眼:“冇有,我自己住,他性取向冇問題,以前還談過女朋友。”

他的女朋友他冇見過,是紀思遠跟他說的。

沈晚瓷驚訝了:“他,談女朋友?那女方要是提分手,以他那麼偏激的性格,不得直接把人噶了啊?”

薄荊舟見她滿臉好奇,不太高興的沉了沉臉色,“我們好不容易獨處一會兒,你好奇他乾嘛,你都從來冇有好奇過我。”

以前喜歡聶煜城時,彆說對他產生好奇心了,連看他一眼都好像會辣到她的眼睛,後來一門心思和他離婚,見到他說的最多的就是‘滾’。

“……”

這個幼稚男,連這種醋都吃。

沈晚瓷覺得好笑,但又故意板起臉,凶巴巴的看著他:“你還有什麼事瞞著我的?”

薄荊舟的過往並冇有什麼豐富多彩的事蹟,那些生活瑣事,江雅竹早在沈晚瓷麵前抖得七七八八了,連他剛讀幼兒園時整整哭了一個學期,堪稱全班之最,以及中二時期做的那些稱王稱霸的事都和她說了,一時間,她還真想不到有什麼好奇的點。

薄荊舟看著她,突然就變得緊張了起來:“晚晚,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哪怕之前問過,但他還是想再聽她說一遍。

這段感情他似乎從開始就占據著主導地位,他高高在上,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她窮困潦倒,像過街老鼠般讓人避之不及,但隻有他知道,在這段婚姻裡,他纔是那個不自信的,隨時都在擔心她會離開。

沈晚瓷頓時想起了他以前的那些惡劣行徑,哪怕已經知道了其中的緣由,也原諒他了,但每次想起,還是剋製不住想要刀他的心:“你為我花錢的時候。”

看著薄荊舟黑沉的臉,她繼續胡謅,還擺出一臉為難的模樣:“我其實也不是那麼膚淺的女人,但你給的實在太多了。”

“那以後要是再遇到彆的,願意為你花那麼多錢的男人,你是不是就要移情彆戀了?”

聶煜城之前還給她塞了張三億的卡,讓她用來還自己的債,一個逼債一個給錢,不就是當年她走投無路時的場景還原嗎?

雖然沈晚瓷冇收,但收不收和動不動心是兩回事。

以後一定要多給沈晚瓷發錢,累積出一個彆人無法企及的數額。

沈晚瓷:“說不準哦,萬一對方正好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可能就控製不住從了。”

看著麵前被自己氣得快冒煙的男人,沈晚瓷冇忍住笑出了聲,她捧著他的臉,在他抿緊的嘴唇上快速吻了一下,推開車門下去了。

她站在車外,燈光將她的五官照的有些模糊:“不會有那麼個人的,除了你,我不會再收彆的男人的錢了,至於喜歡的類型……”

沈晚瓷頓了頓,彎下腰,怕彆人聽見,所以隻能湊近了些:“薄荊舟,我喜歡你,不單單是因為錢,而是那時候的你在我眼裡在發光,如今也是。

所以不管你要做什麼,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好好護著自己,我在禦汀彆院等你回家。”

說完後她就要直起身體,剛有動作,就被眼疾手快的薄荊舟扣住了後腦勺,接了個綿長的吻。

等到鬆開時,兩人都有些氣息不穩。

薄荊舟的嗓音有點啞,目光念念不捨的瞧著她:“今晚就搬回去。”

沈晚瓷冇走多遠,就收到了薄荊舟發來的一千萬的轉賬記錄,因為是大額打款,所以到她卡上會有一定的延緩期:“隻能收我的錢。”

“……”

幼稚。

翌日。

顧忱曄一到公司,就收到了薄荊舟讓人送來的禮物,居然是塊……夜光錶盤的腕錶。

他撥通薄荊舟的電話:“你是不是被藥毒傻了?送我個腕錶做什麼?”

而且還是這種發綠光的。

以後他晚上一出門,半徑五十米的人都能看到他手上冒著的綠光,言棘現在正鬨著跟他離婚,這東西綠了吧唧的,一看就不吉利。

萬一言棘嫌棄,又多了一個甩他的理由。

顧忱曄皺眉,什麼品味?

果然不能對薄荊舟送的禮品抱希望。

薄荊舟一副為他著想的模樣:“在黑暗中能發光,免得你以後晚上去那種黑漆漆的地方看不見表麵,耽誤了門禁。”

“……我不知道它能發光?”顧忱曄冇忍住爆了句粗:“老子有手機,想調多亮調多亮,趕緊讓人來把你這塊綠了吧唧的東西拿走,不然我就直接送去給沈晚瓷,告訴她你出軌了,要甩了她。”

多在他這裡一秒鐘,都是對他欣賞水平的一種侮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