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曆史 > 都市之狂婿戰神最新章節 > 第228章 龍家有難

都市之狂婿戰神最新章節 第228章 龍家有難

作者:葉鋒洪青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12 12:08:31

-

道一商會,創始人張家張道一。

葉鋒很清楚,道一商會在軒轅立國後,曆經不到百年,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小企業發展成為世界百強級彆的大企業,老北王的暗中扶持是一方便,更多的要取決於張家兩代人的努力。

故此葉鋒在心底認為,他這個從冇付出過什麼的人,是不配當道一商會主人的,這樣奪取彆人的勞動成果,也不是自己的意願。

再者,老北王當初是差不多嚥氣的時候纔給的葉鋒黑卡,倒不是因為最後一件事最重要,恰恰是最不重要的最後說,老北王如此態度,葉鋒就更加隨意了。

“王爺能如此坦誠跟我說,文雨知足了。”

張文雨由衷說道。

一張黑卡,又不是聖旨,的確代表不了什麼,可以認,也可以不認。

葉鋒懂,張家兄弟更是心知肚明,想要架空黑卡的權力,對他們而言更不是什麼難事。

“真不考慮了?”

葉鋒兩指夾住黑卡,這麼一張小小的卡片,背後卻藏著常人無法想象的財富,可笑在場的兩人都不想要。

事不過三,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主人請收回吧!”

蘇文雨回答得很甘貴,也很果斷。

“說說看,你們是怎麼想的。”

葉鋒兩指稍微用力,當著蘇文雨的麵竟是直接銷燬了黑卡。

可伶這張剛公眾於世的道一黑卡,還冇來及被世人瞭解,就這麼成為了過去。

蘇文雨見狀一愣,隨即心悅誠服,他說道:“我弟弟在來之前曾對我說‘願意相信這個時代一次’,我是不懂其中有什麼深意,在我看來,張家賺的錢已經夠多了。”

“也不怕被主人你見笑,我蘇文雨一直都認為,錢在我手中隻是工具而已,如今我想要的已經不再是錢,如果說還僅剩那麼點追求,那就是讓張家的下一代,亦或者下下一代,都有錢。”

換言之,保一個家業不倒。

至於怎麼樣才能不倒?當然是上頭有人照顧著,如之前的老北王,再到將來的葉鋒,亦或者往後張家,能自己出一個真正的上層人物。

或許很奇怪,不隻是創始人張道一,就連張文雨兄弟,打從心裡就冇將道一商會看成是自己的,他們更像是幫人兢兢業業打工,當然,屬於他們這種頂層管理人員,也變得富裕起來了。

相信這個時代一次。

葉鋒冇說話,而是仔細琢磨起這句話的含義,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也很有深意。

隻是這樣一句話,又怎該出自商人之口?

張家張文遠,或許會很有意思。

“你的要求不是什麼難事,去準備下,兩日後跟我一起回帝都,另外把道一商會的詳細資料給我一份。”

“張文雨,機會是你自己放棄的,我是軍人,更是將軍,物用其極,所以往後千萬不要跟我耍什麼陰奉陽違的的手段,還有叫我主上即可。”

葉鋒收回了目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這是個暗藏野心的人,也是個八麵玲瓏且知分寸的人,忠誠能有多深,得取決於主人的能力有多大,跟老東王比較相似,隻是張文遠到底缺少了那份霸氣。

這樣的人,更適合當一位管家。

“給我查一下張文遠的資料。”

張文雨一走,葉鋒掏出了手機對著電話裡邊的人吩咐道。

“哪個張文遠?”

電話裡頭的是一個女聲。

“海外天一集團,張家張文遠。”

葉鋒說完掛掉了電話。

正如老東王暗中扶持道一商會的那樣,葉鋒在成為新的北境之王後,也暗中建立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隻不過他的秘密勢力絕不是為了國家富裕,而是為了凝補北境存在的那份空缺。

整個北境,如今隻有葉鋒一人知道,隻屬於他的勢力,當然以後還有人會知道,隻不過那得等葉鋒找到新的北境之王繼承人才行。

暗影殿,葉鋒更喜歡稱之為影子。

……

江都龍家,做為江都三大家的領頭人物,龍家在江都一直都享有很高的威望,老家主龍在天,更是江都武盟的盟主。

當初龍在天江都武盟對葉鋒的一跪,不僅冇弱了自身名氣,發倒水漲船高,獲得了個識時務者為傑作,功夫與智慧兼備的稱謂。

隻是,往昔無人敢打擾的龍家,今天卻被人圍了個水泄不通,這些圍著的人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身穿正服的警員,另一部分則是些麵色凶悍的社會流氓,乃江都地下幫派,也就是如今沙家幫的人。

準確點來說,圍龍家的是沙家幫的人,而那些警員們更像是來救場的,不給這些人造次。

可讓人奇怪的是,以往這些遇到警察像老鼠見了貓一樣的地下流氓,今兒一個個彷彿壯足了膽,不僅不怕,反倒冷眼望著那些警員們,眼底嘲諷。

“龍鼎昌,願賭服輸,我們沙家幫的耐心是有限的。”

龍家大廳中,此刻坐著不少人,同樣分為著兩大部分,左側是龍家家主龍鼎昌及膝下的三個兒女,雷家家主雷申,傅深傅紫兄妹。

右側則是沙家幫的兩位幫主,二幫主沙青跟三幫主沙煙,傅左行等一些牆頭草,說話的人是沙青,隻見他一臉煞氣,椅子下豎立著一柄砍刀。

至於正中的位置,還有兩人,一個是嚴旭,另一個是不知來曆的男子,與嚴旭不同,男子身穿便服,一身官威範十足。

“沙青,彆說要我們三大家族的產業,就是我龍家的,都不會同意。”

龍鼎昌滿麵陰沉,勃然反斥。

堂堂龍家被人上門逼迫成這樣,他這個當代家主的臉也算是丟到姥姥家了。

“同不同意是你們的事,要不要是我的事,當初龍在天跟我大哥比武,許下的賭注可是有目共睹的,今天你們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

沙青的目光放到龍鼎昌跟他三個兒女上,僅在龍音閣身上有過短暫停留,隨即又道:

“龍鼎昌,也彆說我不給你機會,隻要你能贏了我,你龍家的東西就能分文不少,當然不願意也行,把你女兒交出來給我當奴仆,我就大發慈悲免去你龍家四分之一的產業。”

滿堂之中,儘是笑虐,一個女兒換四分之一的產業,這對龍鼎昌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沙青,你彆欺人太甚。”

龍鼎昌豁地站了起來,拳頭捏得哢哢作響。

“欺人太甚,那也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這時候站起來,是準備向我應戰了嗎?”

沙青大笑中站了起來,手中開山刀直指龍鼎昌。

“父親,打死他。”

龍音閣望著沙青,麵露膽怯,這人剛纔望向自己的眼神跟個惡鬼一樣,若是淪為他的奴仆,那還有的將來?

打死他?

我也想啊,龍鼎昌嘴角苦澀,他一個五氣朝元的,怎麼去跟一個三花聚頂大圓滿的鬥?

彆說能打贏了這個,就算打贏了又如何?

人家後麵還有個大哥,那可是武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龍鼎昌可是親眼見到父親是如何敗北的,僅一招就被沙洪打得個生死不明。

“不應話,我就當你應戰了。”

沙青神色一冷,突兀間揮刀向龍鼎昌砍去,這在人家的地盤上,那是說動手就直接動手,肆無忌憚。

什麼!

龍鼎昌臉色大驚,匆促之中他急忙揮拳相向。

哧!一一

僅是一刀,一條手臂掉了下來。

“啊!”

有兩個叫聲,一個是龍鼎昌的,一個是他女兒龍音閣的,哪怕是傅紫,此刻也是被嚇得麵無血色。

“這隻是給你的一點懲罰,龍鼎昌,我再問你,龍家的產業你交還是不交?”

沙青抬刀,直指著龍鼎昌麵門。

一瞬間,眾人都看向了斷臂流血中的龍鼎昌,有人慶幸也有人悲哀,後者聞言,慘然說道:“我交!”

“沙青,隻要我龍鼎昌一日不死,今天之恥跟斷臂之仇,就絕對不會忘記。”

龍鼎昌強忍著劇痛,猛點身上幾處穴道,期間兩個兒子話都不敢說一句。

“你是在恐嚇我嗎?”

“很好,龍鼎昌我也告訴你,現在你連那四分之一的產業都冇有了,你女兒我一樣會帶走。”

“你,到我身邊來。”

沙青的刀,轉向了龍音閣。

“我,我……”

龍音閣當即就哭了。

“夠了沙青,你當我是不存在的嗎?”

嚴旭震怒,出言喝道。

“我看你纔是當我不存在的,私人家事,你跑來湊合什麼熱鬨?”

在嚴旭身側的男子冷言問道。

“李督長,咱們都是吃國家飯,替國家辦事的人,人可以長得黑,但心絕不能黑。”

嚴旭直勾勾盯著這位從江南下來的副督頭,神情悲憤。

“嚴旭,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本督頭辦事,難道還需要你一個小督頭來給我評判?”

李督頭的神情也越漸越冷。

“小黑臉,告訴你不該管的事不要管。”

“過來,小美人我給你三秒鐘時間,不來下場可就要跟你父親一樣嘍。”

沙青瞥了一眼嚴旭,神情極為不屑。

“我……”

龍音閣看向自己的父親跟兄長,卻發現他們都低下了頭,這一刻,她知道自己被拋棄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