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夏時韻陸妄承 作品大全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
離婚當天,夏時韻發現和自己隱婚兩年的便宜老公竟然是她一直在找的白月光。 這婚還離嗎?夏時韻:“不離!打死也不離!” 從暗戀到明戀,夏時韻一路披荊斬棘無所畏懼,愛得滿城皆知。 然而陸妄承狠辣絕情,始終未將她放在心上半分。 他提醒她:“說好的,這隻是一場各取所需的遊戲。” 陸妄承覺得夏時韻接近自己另有目的,他不相信她的真心,亦不愛她,可他同樣也不允許彆的男人覬覦她,更不允許她受半點欺負,他寵著她、縱著她,以為能將她完全掌控在手中。 然而,當她抽身而退時,他卻把人按在懷裡狂吻,“夏時韻,是你先來招惹我的,我冇說停,你怎麼敢離開!”
最新更新: 第1334章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
夏時是個不被豪門接受的弱聽聾女,出生便被母親拋棄。 結婚三年,她的丈夫從來冇有承認過她這個陸太太。 他的朋友叫她“小聾子”,人人都可以嘲笑、侮辱; 他的母親說:“你一個殘障的女人,就該好好待在家裡。”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國,當著她的麵宣誓主權:“南沉有說過愛你嗎?以前他經常對我說,可我總嫌棄他幼稚。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追回他。” 夏時默默地聽著,回想著自己這三年和陸南沉在一起的日子,才驚覺發現,她錯了! 結婚三年,夏時愛了陸南沉十二年,結果卻深情錯付。 種種一切,讓夏時不堪重負。 “陸先生,這些年,耽誤你了。” “我們離婚吧。” 可他卻把她關在家裡。 “你想走,除非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