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不可思議的山海 > 番外八(當前時代篇):未曾設想的道路

不可思議的山海 番外八(當前時代篇):未曾設想的道路

作者:油炸鹹魚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5 02:52:32 來源:yshuge

-

不過,庫提人和阿卡德人的矛盾雖然暫時解除,可是當初被乾掉的埃蘭人卻冇有停止作亂,他們的殘部鑽到更北部的山裡,在裡海和黑海的邊上找到幾批覬覦兩河豐美的遊獵民,其中一批就是阿摩利人(後巴比倫人),而另外一批更是凶狠善戰,

他們是亞述人。

這幾類人都源於古塞姆人,他們的幾個分支,是閃族人,是迦南人,是烏加裡特人,是腓尼基人,

是亞述人。

除此以外,北部地區,

在群山和河流的對麵,還分佈著高加索來的胡裡特人,以及從東邊某座山脈中鑽出來的西台人(後赫梯人)。

所以,蘇美爾地區的商貿路線,現在也在麵臨著北部遊獵民的侵擾,不過比起東部遊獵民好一點的地方在於,中亞的遊獵部族,他們劫掠時騎得不是馬而是驢子.....

所以,如今正在大規模馴養馬匹的蘇美爾人,騎著高頭大馬出現在這幫遊獵民的麵前的時候,驢子被嚇得嗷嗷亂叫,一下子就潰不成軍。

但是北部遊獵眾部不會輕言放棄,縱然騎著驢子也有一顆不服輸的恒心。

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這就造成了現在商路不穩固的局麵,而偶爾會出現被劫掠成功的商道,畢竟不是每個商路都有高手護送。

當然,也出現過一個讓人無語的事情,

那就是天方城到拉格什的路程,是有一段短鐵軌連接的,為了更好的運輸物資,

最近幾年修建起來,而那幫騎著驢子的人,曾經膽大妄為的去搶劫火車。

他們站在鐵軌上,麵對嗚嗚嗚駛來的火車發出了“崽種直視我”的攻擊宣言!

結果就是驢子被火車創死了七八十頭,連帶著搶劫犯都一起昇天,一路上是碾的血肉橫飛,那場麵極度血腥都不能在少兒頻道播出。

據說該批次火車的列車長在事件結束之後,被當地城邦的君主授予了“優秀市民”、“一騎當千”的榮譽稱號。

從此以後,北部的遊獵部落們就明白了一件事情,頭上冒著煙,嗚嗚嗚向前衝的鐵車一定不要搶,不然會有成仁取義之禍。

被撞了幾次就有了充足的避禍經驗,不去那些有鐵軌的地方就行了。

而大夏的北部也不太平。近年以來有一批次從更北方阿姆河上遊的上遊,在鹹海之北,從烏拉爾山脈抵達大夏附近的遊獵部族,在發現大夏之地的豐饒之後,立刻就嗷嗷叫的發起了衝鋒,

然後過鐵軌的時候不看紅綠燈而被火車創死了一批人。

又是血肉橫飛和不能播出的畫麵。

不過,

通向大夏城的那一批次的火車,

好像無意間阻擋了雅利安人的南下。

在上一次的車禍中,雅利安人們顯然冇見過這種噴著蒸汽且擁有無堅不摧的強大力量的鋼鐵巨獸。

他們第一次衝鋒就損失了幾十號人,雖然逼的火車加速了,但是....這值得嗎!

受到驚嚇的雅利安刁民們回到了阿姆河的中遊盤踞,開始經營自己的刁民地盤,依舊對大夏不死心,做的事情無非就是遊獵民的三板斧——搶劫,搶劫,還是搶劫!

天下零元購活動猖獗,各地剿匪呼聲愈發激烈,七百二十路反賊,三百六十路烽煙,著實讓人焦頭爛額。

在後波斯神話阿維斯陀中,據說他們起源於一個叫做費裡頓的古族,其國王在年邁之際三分天下,讓大兒子圖爾統轄東部,演化成了圖爾人,是突厥人的祖先;二兒子薩勒姆統轄西部,是羅馬人的祖先;小兒子雅利安執掌中南部,演化成了伊蘭人,是雅利安人的祖先。

而這個費裡頓,就是古印歐人的源頭族群。

而如果雅利安人冇控製大夏之地,就冇有辦法繼續南下,然後在五百年後滅亡古印度.....對了,到了那時,滅亡古印度摩亨佐達羅之城的那批雅利安人,他們的首領兼英雄,叫做因陀羅。

與此同時,幾乎所有吠陀時代所祭祀的神靈,包括吠陀時代之前的史前之神,都是雅利安人的首領以及英雄。

在梨俱吠陀之中,被描述為因陀羅一生之敵的弗栗多,其實是古印度文明的英雄人物。

然而,他在抵抗侵略的過程中戰敗身死,在後吠陀時代成為混沌的化身,是妖魔的主宰,是黑暗之中的孕育的大蛇怪物,稱因陀羅就是為了降服他而下降世間。

至於妖魔們,就是古印度人,即後來的奴隸“達薩”們,他們在吠陀以後的時代典籍之中,被稱呼為“魔”,直至在漫長的歲月演變中,成為賤民階級首陀羅。

而弗栗多在吠陀時代後期阿闥婆吠陀經問世之後,連帶著其他被因陀羅所殺的古印度首領畢波羅、婆欽等,一併演化為——阿修羅!

外來的侵略者升格成為天界的神靈,印度古代本土的英雄們成為九地之下的妖魔。

.........

在大夏以北的圖蘭平原上,有一批遊獵的部落暫時定居在此,那毛皮和乾草製作的緊窄帳篷裡麵,聚集了一大幫遊獵分部的首領,神色緊張的在商討一些事情。

他們從北方而來,從烏拉爾山脈抵達鹹海,從鹹海抵達圖蘭平原,從圖蘭平原入侵大夏,然後被火車創死了幾十號人。

所有的首領都覺得這件事情太離譜了。

從北方而來一路上所見到的零散的小部落,不管他們是什麼上古人種,基本上都處於舊石器時代,比起他們這些已經發明瞭圓滾滾木板輪車的遊獵部族來說,根本冇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這種圓滾滾的木板輪車,是上古民族在點戰車和騎兵兩個兵種之前,經常點出來的前置科技,也就是丹朱在過去製作的那種古早馬車,輪子是冇有輪輻的。

於是,本來有了馬車,有了早期車兵,這應該是雙倍的快樂,可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在這片南方的豐饒土地上,看到自己完全理解不了的東西?

首領們陷入了漫長的沉思。

而關於他們為什麼南下.....

首先,烏拉爾山脈氣候是大陸性的,特點就是溫度兩極化,不是奇高就是奇低,從北到南和從西到東,這一特點都逐步明顯。

當然,烏拉爾山脈的西坡在這個時代,是溫暖濕潤的,從大西洋吹過來的西風攜帶著豐富的水汽,地中海這種地方即使遇到乾旱的時期也不會像是埃及一樣突然陷入六十年的大饑荒,天地的氣候本來就是如此神奇的東西,而人類隻能順應天地的變化來進行生活。

適者生存四個字,從來不變,但是去適應天地,究竟是主動的適應還是被動的適應,那就全看自己的本事了。

而且,在烏拉爾山脈的西邊,就是上古的那片巨大潼海,此時代還冇有變成平原....不過那邊較為危險,原因麼是因為有一條大魚和一條蛟龍會互相掐架,每次都要攪個天翻地覆纔會罷休。

在過去的數百年間,他們的祖先就是靠著遷移遷移再遷移,躲避氣候變動帶來的自然災害以及部落減員,一路不知道從哪裡,在數百年的遷移中,最後抵達了烏拉爾山脈的西南邊。

所以,在冇有氣候變動的情況下,離開自己的原住地是不明智的。

但是!

自古以來的傳統,即要做好“備份”的準備。也就是這一塊土地不能遊獵與居住之後,那麼下一塊可以適宜居住的土地,要在哪裡呢?或者說,等到幾年後,幾十年後,幾百年後,部族的下一次遷徙將向什麼地方去?

如果遷徙不當,就會滅族,所以下一塊棲息地一定要提前尋找好。天地間氣候的變動是不可預知的,但是人是長著雙腳並且會離開自己故鄉的種族,人的行動以及未來的去向是可以知曉的。

而在不久前.....

“一年半之前,提前一步來到大海南部探尋居住之地的人,回到了我們的部落,在大海的北方告訴我們,說在大海的南方有豐饒的平原,有廣大到冇有邊際的河流與草地,還有許多富足的部落,於是我們一路南下,攻掠那些部落,完成了我們向東行進的擴張腳步,我們在逐漸變得壯大起來,這本該是二合一的開心事情,可是為什麼.....”

“可有冇有人能夠告訴我,他阿母的襲擊我們的那個黑皮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

好死!開酒瓶咯!

眾首領中,一箇中年人用極為憤怒的語氣在質問幾個受傷未痊癒的首領,這人是個英俊的白人男子,穿戴著金光閃閃的盔甲和鬥篷,手持以蛇製成的繩和套索。

而那些被質問的首領,他們沉默不語,精神頹廢,都缺胳膊少腿甚至失去了生殖能力,但是幸運的在那一次泥頭車車禍中活了下來。

行了吧,總之活下來了,還要啥自行車。

“偉大的伐樓那首領,天與地為你所屬,晝和夜為你衣飾!”

“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

伐樓那,起源於吠陀時代之前,在因陀羅之前的天王神,在吠陀時代早期受到崇拜,同時也是雅利安人上古時代的部族首領,是其部落的英雄人物,他的稱號是統攝一切者,雄踞於天空,掌管光明之神。

伐樓那看向說話的健壯男子,非常的開心:

“我的頭號勇士,掌管火種的阿耆尼啊!講!”

阿耆尼提議:“我已經發現了,那個黑色的嗚嗚嗚噴出熱霧的怪獸不能被人力阻擋下來,但是,它似乎是必須有那種看起來黑乎乎又堅硬硬的兩根長條,才能進行移動,也就是說那兩個長長的玩意,就是它奔跑的依靠。”

“這個東西十分重要.....而且,那黑色巨獸的身軀下麵,也有那些輪子吧,和我們的類似,但是發出力量的,是最前麵的那個會噴蒸汽的東西,你想啊,拉動貨物需要牲口,那麼後麵的方塊東西纔是車的本體...所以!”

“前麵的那個東西,其實是一種進化的巨獸,它趴在輪子上麵,發動自己的神力,拉著後麵的那些車跑動!”

“就像是牲口拉著輪車一樣!”

“冇錯,這個叫做大夏的城邦(火車站保安室),其實是一個非常擅長馴養巨獸的部族!隻要我們攻破了他們的防禦(車站外麵的磚牆),奪取到這種馴養巨獸的方法與手段,我們就天下無敵了!”

“隻需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阿耆尼的提議是,晚上去火車站偷鐵軌。

“好!”

伐樓那一聽:“我的阿耆尼啊!不愧是最勇武的阿耆尼!你的建議十分的有效,我單方麵決定這件事情必須要立刻執行,最遲兩天之後的夜幕降臨之刻,就能抵達那黑皮巨獸經過的地方。”

“這一次必然要洗刷我們的恥辱!諸位,如果你們有什麼其他的想法,不妨一併說出來啊!”

有人打開話匣子,立刻有人打蛇隨棍上。

“關於你的大膽想法的,我有個不成熟的小建議”

“關於你不成熟的小建議,我有一套可細化的方案。”

“關於你細化的方案,我有一條可補充的關鍵。”

“關於你補充的關鍵,我有一具高素質的執行軀體。”

“關於你高素質的執行軀體,我有一些客觀的看法。”

“關於你這個客觀的看法,我有一套體麵的送葬手法....”

一時之間,之前還死氣沉沉的首領們,一下子就像是被打了興奮劑一樣,偷鐵軌的操作讓他們精神亢奮,認為可以在那個黑色巨獸麵前找回他們丟失的尊嚴。

“很好!大家都踴躍的發言了!那麼都回去準備一下吧,兩天之後的晚上,我希望我們全部部落的人都站在那個黑色巨獸出冇的地方!”

“密特拉,霍塔爾,樓陀羅,雅吉納,毗首羯磨,普善,蘇利耶,達刹,阿底提!我希望你們這一次不要辜負我的信任,一定要把那些玩意給我徹底拆除,讓那個黑色巨獸直接翻車!”

伐樓那下了命令,這些部落中的首領們立刻分散出去,開始各自進行匆忙又緊張的準備。

兩天之後。

從阿姆河的中遊出發,口中按著你阿母的口號,抵達了讓他們失去阿母的鐵軌邊上。遠遠的可以看到上次砸開的磚頭牆,現在已經被修補好了。

夜幕降臨,星辰鬥轉,伐樓那神情嚴肅的看著鐵軌附近的紅綠燈。

“首領,要不要立刻動手?”

“慢!”

伐樓那看著那鮮豔的紅色,用無比自信和鎮定的眼神,瞟了一眼這幫人,然後緩緩吐出兩個裝逼的字:

“蠢貨。”

眾首領不明所以,伐樓那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指著那鐵路裡麵的信號機,訓斥他們道:

“我上次就已經發現了這個細節之物。”

“如果這個圓球顯示的是綠色,那麼黑皮巨獸很快就會通過這裡。此時走到前麵,就是危險的舉動。”

信號機綠色,按規定速度運行。

“而那次,黑皮巨獸在撞死了我們的勇士之後,猛然加速,我看到,它跑掉了,然後這個發著亮光的圓球,就變成了紅色。”

“而且不僅如此,這一路上好幾個這種東西,都變成了紅色!”

“這說明,紅色是安全的顏色。”

(紅色:禁止後續車輛通過。)

眾首領煥然大悟,嗷嗷叫喚起來!

“不愧是伐樓那大首領!”

“你的智慧與天地齊平!”

“孤獨的人總是善於觀察....”

伐樓那很得意,雙手虛壓示意大家要低調,不要張揚,現在他們可是還在敵人的管控範圍內呢,這麼大的聲音一會把對麵的人引來了那就糟糕了。

特意找了距離遠的地方進行偷鐵軌,被髮現了不是功虧一簣?

畢竟正常人怎麼會有大半夜蹲在鐵道邊上吹牛皮的呢?不是小偷就是小偷。

嗚嗚嗚——!

火車的聲音在遠方響起,伐樓那精神一振,其他首領也都立刻凝神噤聲!

黑色巨獸吐著白煙,帶著極為張狂與霸道的力量從鐵軌上奔跑而過,而伐樓那等一群人就藏在那用來遮擋外界野獸進入鐵軌的磚牆後麵,感受著地麵的震動,同時驚歎於這個巨獸的浩瀚之力。

如果能為他們所用,那擴大自己的地盤,成為一萬部落的主宰,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巨獸不斷的奔跑,它的力量是源源不斷的嗎?”

“總之,隻要能掌握它的馴養方法,我們就無敵了啊!”

“說的不錯,首先要把這個巨獸,從那趴著的輪子上逼下來,為此,把這些沉重的長條打爛,把這些東西全部偷走是必要的工作!”

“隻要冇有了這巨獸,攻打大夏,不要太簡單!”

眾首領們摩拳擦掌,彷彿已經看到自己騎著這種巨獸馳騁草原的場景。

伐樓那看著那紅綠燈,忽然一拍手:“是紅色了!”

“凍手!”

聲音喊得有點變形。不過一聲令下之後,無數石斧石鏟輪番上陣,對著那鐵軌就是猛的一敲!

當!

斷了!

石斧當即就裂開了,斧頭和斧柄立刻“分頭行動”,崩飛的斧頭一下子劈中自己的隊友,一位勇武的戰士還冇有來得及進行工作就被自己人誤殺了。

負責翹鐵軌的幾個首領頓時倒吸一口冷氣,製止了全球變暖!

“好堅硬的東西!這難道是神化的銅嗎!”

此時,作為眾多首領之中,以勇武著稱的智多星阿耆尼,再一次的靈光一閃!

“看來,隻有用銅才能打敗銅了!”

“眾位首領,不要吝嗇你們手中的武器了,快點拿出來乾活吧!”

阿耆尼催促他們,在之前南下的征討中,得到了許多的銅器,這幫人不情願的取出來,然後對著鐵軌又是一敲!

當!

經典重映,銅斧也分頭行動,以一個優美的反擊弧度飛出去,劈死了自家的隊友!

“阿底提!阿底提你怎麼了阿底提!你還冇攻擊呢就死了!”

“可恨啊!這個東西(指鐵軌)居然殺了阿底提,那可是我的親兄弟啊!”

懷著為兄弟報仇的恨意,首領們悲憤交加的繼續和鐵軌死磕,不過工字鋼是撬不動的,石器和鋼鐵有次元般的硬度差距,但同樣,細心的伐樓那首領,發現了鐵軌上的連接板。

“彆磕了!都過來撬這個!你們看,這兩根東西中間有縫,就是用這個硬板固定的,把外麵這些凸起的疙瘩都弄下來,把這個板子帶走,這東西就不能用了。”

“不愧是首領!總是能在這種小地方發現問題所在!”

“孤獨的人總是善於觀察。”

眾人乾的熱火朝天,忽然被一道強光罩住!

此時的他們就像是舞台上被打了聚光燈的新手舞蹈演員,一時之間竟不知所措,而打手電筒的工作人員也是愣了一下,緊跟著拿起喇叭就是一聲大吼!

“有人偷鐵軌!”

嗚嗚嗚嗚——!

蒸汽警笛發出巨大的響聲,原本寂靜的遠方車站立刻發出巨大的動靜!眾首領麵如土色,慌不擇路的丟下他們的作案工具,一溜煙的向著北麵逃遁。

在跑回臨時據點之後,伐樓那喘著粗氣,這一次他們帶的人本來就不多,要是被車站的那幫敵軍發現了那可就真要被生擒了,但是這一次無功而返,反而還讓對方產生了警惕。

接下來的兩三天內,伐樓那多次在車站的北麵進行眺望,發現那邊探照燈打了一路,半夜都有人坐著嗚嗚嗚的冒煙怪獸(拖拉機)巡邏。

“首領這可怎麼辦啊,我們的計謀看起來是失敗了,隻有強攻了嗎?”

“對啊首領,我有個不成熟的提議。”

阿耆尼吹出一口煙火氣,再次以他那充滿肌肉且引以為豪的智商提出意見:“既然大首領已經知道,那種黑皮巨獸隻會在綠光的時候出現,而紅光出現它就會逃走,這說明瞭!”

“我仔細思考了一下,我認為!這巨獸一定是害怕紅色的光,所以隻要我們舉著火把,披著紅色的東西,或者把自己塗成紅色,那這巨獸就一定不敢靠近我們了!”

眾首領都是眼睛一亮!

“阿耆尼啊!掌管火種且無比睿智的阿耆尼啊!你真是個聰明的人啊!”

“這樣的話,我們就不必畏懼那巨獸了,可以隨時的進攻對麵了!”

伐樓那卻是沉吟了一下,隨後對阿耆尼道:“不過,即使冇有黑色巨獸,他們還是有很多小型的噴煙巨獸,難道這些巨獸也害怕紅色嗎?”

阿耆尼自告奮勇的捶打胸膛:“大首領,我願意潛入對方的部落,觀察那些巨獸的行動軌跡,以此來幫助我們偉大的部落獲得終極的勝利!”

伐樓那感激不已:“好!那就派你去,我再給你五個勇士,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不要被對麵的人發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